并进一步延长 了PFS
发布时间:2019-05-30 04:04:26

  导读:以色列台拉维夫大学(TAU)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已经找到阻止致命性皮肤癌扩散的方法。

  黑色素瘤是一种高度恶性的黑色素细胞肿瘤,致命性极强,易发生转移,主要涉及皮肤。

  转移性黑色素瘤现可应用手术治疗、化疗和免疫治疗,但有效率低,有效持续时间短,5年生存率<17.9%。因此,目前急需有效的新治疗方法。

  2016年8月22日一项发表于《自然细胞生物学》(Nature cell biology)上研究或将改变这种皮肤癌的治疗方式。

  该研究的作者,TAU赛克勒医学院科研带头人Carmit Levy博士表示,目前已建立了黑色素瘤扩散至其他器官的机制。

  Levy博士解释说:“黑色素瘤的威胁不是来自位于皮肤部位的初始肿瘤,而是来自它转移至重要器官如脑、肝、 肺、骨骼中定殖的肿瘤细胞。”

  因此,该研究的主要是为了更好地了解黑色素瘤穿过皮肤的最表层(表皮)和侵袭活体组织(真皮)成为其他器官系统威胁的过程。

  为了转移,黑色素细胞必须脱离其形成的初始位点,然后侵犯血液或淋巴系统,在身体的其他部位形成新的转移性肿瘤。

  Levy博士和他的同事发现,黑色素瘤通过发出含有小分子miRNA遗传信息的小囊泡或包膜进行转移,而后这些miRNA可造成真皮层结构的改变,使其能够接收和传输癌症细胞。

  此外,真皮结构的变化和含有囊泡miRNA的存在可作为黑色素瘤在早期阶段的识别指标。

  识别出皮肤的主要形态学变化的需求是为促进癌症转移后,Levy博士说:“那么它清楚的告诉我们,通过阻断囊泡,我们也许能够完全阻止这种疾病。”

  研究人员在实验室中发现了能成功阻断这两个阶段的化学物质,这一令人兴奋的证据表明,这些物质可能是被用于创建抗转移性黑色素瘤的候选药。

  黑色素瘤一旦发生远端转移,患者五年生存率≤17%,且极易发生转移和复发。因此,术后辅助生物免疫治疗/化疗可延长黑色素肿瘤患者生存期,目前临床主要以生物免疫治疗为主。

  2011年,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相关抗原(CTLA)单抗ipilimuma第一次被证实能够延长晚期黑色素瘤患者的总生存;

  2012年,BRAF抑制剂威罗菲尼(vemurafenib)将晚期黑色素瘤的疗效(5年生存率)由过去的7%~8%,提高到53%,并大大延长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

  2013年,BRAF抑制剂(Zelboraf)联合MEK(有丝分裂原激活蛋白激酶,MAPK)或细胞外信号调节激酶(ERK)抑制剂----Cobimetinib,将晚期黑色素瘤治疗有效率提高到75%左右,并进一步延长了PFS,这种联合治疗的不良反应比单药明显降低;

  2014年,抗PD1/PD-L1单抗(Opdivo、Keytruda)横空出世,对无特异基因突变的晚期患者治疗有效率达到35%~47%,并大大延长了PFS和OS,这彻底颠覆了专家学者既往对免疫靶向治疗有效率低的认识。

  2015年, Opdivo -Yervoy 联合治疗BRAF v600 野生型黑色素瘤获FDA 批准。其两年总体生存率能够达到69%,完全缓解率22%,疾病恶化或死亡风险降低60%,疗效之强劲在黑色素瘤治疗领域前所未有。

  若黑色素瘤早期阶段的识别指标建立,它将有助于黑色素瘤的早期发现,或可致患者的5年存活率可高达 98%。

  其他用于治疗黑色素瘤的其他药物:如默克 (MRK) Sylatron,诺华制药 (NVS) Proleukin,葛兰素史克 (GSK) Mekinist和Tafinlar等。虽然这些药物在一定程度上均提高了黑色素瘤的治疗效率,但患者的5年生存率均不能达到98%。

  Levy博士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的研究是走向给予最致命的皮肤癌充分补救措施的重要一步。我们希望我们的研究结果将有助于把黑色素瘤变成一个不具威胁,且很容易治愈的疾病。”

  希望不久的将来就能听到这一绝好消息,作为一名医疗人士,我和广大患友都在热切期盼着!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