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类产品货源不明
发布时间:2019-06-06 18:37:32

  微整形流行,很多认为自己不太完美的姑娘会选择埋线双眼皮、打瘦脸针、美白针之类,可是,朋友圈、美容院给你推荐的美容药品真的可靠吗?那些声称是“漂洋过海而来的”的瘦脸针、美白针真的

  微整形流行,很多认为自己不太完美的姑娘会选择埋线双眼皮、打瘦脸针、美白针之类,可是,朋友圈、美容院给你推荐的美容药品真的可靠吗?那些声称是“漂洋过海而来的”的瘦脸针、美白针真的靠谱吗?

  2016年邹雨(化名)在上海工作,工作之际接触到一名做微整形的电商。为了追求美,她通过这名电商注射了美白针和瘦脸针,注射完后效果很不错,身边的亲戚朋友也随之向邹雨咨询关于微整形方面的事宜。邹雨认为在微整形方面有利可图,于是向商家学习了针剂注射,并购买了美白针、瘦脸针等针剂。

  没有专业的培训,只是在商家手把手的传授下,邹雨自认为技术过关可以开始营业。2017年她和一朋友在江苏合开一家美容店,可由于经营不善倒闭了。于是,邹雨返回了湖州长兴,她认为在自己落地生根的地方有资源和人脉,能将医美业务发展起来。

  2018年4月,她在长兴绿城开设了一家美容院,主要经营纹眉、美甲、化妆品销售等项目,私底下也为熟识的客人打瘦脸针、美白针等项目。

  邹雨的美白针、瘦脸针等一系列产品并非通过正规渠道获得,均是微信订购,此类产品货源不明,包装上没有任何中文标识,更没有进口药品批准文号,属于假药。她向上家订购美白针的价格是2000-3000每盒,出售的价格是3000-5000元每盒,瘦脸针的价格是400-600每盒,出售价格是1500-1600元每盒,翻倍标高定价,从而出售谋取暴利。

  邹雨知道自己订购的美白针、瘦脸针等针剂是假药,但是微整形行业的利润很高,面对利益的诱惑,她动摇了。为了避免被查,邹雨的客户范围基本限定为熟人,并且所有美白针、瘦脸针的注射均由邹雨一人完成,但是邹雨并没有医师资格证。

  2018年10月,邹雨在一次为顾客割双眼皮的时候,由于操作不当,导致顾客术后伤口发炎,出现疤痕多,有残留线头等现象。该顾客与邹雨多次协商未果,于是便向湖州市长兴县卫计局投诉邹雨,随后,卫计局在邹雨店中查获多数标有韩文、英文和日文的瘦脸针和美白针,并将案件移交长兴警方。在店铺被查后,邹雨并未迷途知返,而是继续偷偷地为不知情的顾客注射,直至被捕共获利达10万余元。

  3月4日下午,长兴侦查打击中心民警会同卫计局、市场监管局在中央大厦将邹雨抓获。截至发稿时,邹雨因涉嫌销售假药罪被湖州长兴公安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办理中。

  美容院、微商所贩卖的瘦脸针、溶脂针等大多用于治疗脂肪肝、高血脂等疾病,并不允许用于注射面部及身体进行溶解脂肪。所有的注射类产品,都有一个最大的风险,那就是需要打进血管,如果操作不规范,轻则会形成血管栓塞,重则会引起失明、偏瘫、脑梗等危害。

  注射美容不是一个简单的项目,对药物用量、注射位置、注射深度和角度都有专业要求,不可贸然注射。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