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白风的流行是殖民主义残存的毒瘤
发布时间:2018-08-22 17:57:32

  医学专家称,皮肤美白行业在很大程度上不受监管,日益流行的皮肤美白充满风险,它极可能影响身体健康。

  富人们倾向于选择价格较高的产品,这些产品添加的化学成分往往处于标准剂量的范围内。而一些较贫穷的消费者则选择购买一些廉价的美白产品,这些产品可能对身体危害极大,会引起皮肤病,甚至毁容。

  一些文化监管机构认为,人们对美白产生了错误观念,美白风的流行是殖民主义残存的毒瘤。2016年,加纳政府对苯二酚(一种美容产品中常见的化学成分)实施禁令,肯尼亚也禁止了含有大量氢醌和汞的皮肤美白产品,并督促人们抵制殖民主义中宣扬的美的概念。很多美容品牌仍在宣传其产品的美白效果,但也有一些护肤品牌开始宣传不含氢醌或恢复自然肤色的产品。非洲皮肤美白行业的统计数据往往是过时或不可靠的,但越来越多的人正加入到皮肤美白的大军中。

  当地时间2018年7月2日,加纳首都阿克拉,街边的一个广告牌在宣传天然的可可产品,这种产品可用于恢复自然肤色。

  当地时间2018年7月1日,多哥首都洛美,化妆品制造公司Dodo Cosmetics总部,这里生产提亮肤色的产品。

  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加纳首都阿克拉,当地一家出售美白亮肤产品的商店。

  当地时间2018年6月29日,多哥首都洛美,一名美容店店主在涂美白霜。

  当地时间2018年7月6日,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美容店内的美容师在展示美白产品。

  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南非约翰尼斯堡,Naveed Rehman在自己的美容沙龙内。

  当地时间2018年7月13日,尼日利亚旧都拉各斯,Elizabeth Kobiti 在她的美容沙龙里调制护肤品。

  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南非约翰尼斯堡,Himesh Dhulab在美容沙龙进行皮肤美白。Dhulab一个月做一次皮肤管理,他发现这可以去除黑眼圈和很多在太阳下工作产生的色斑。

  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南非约翰尼斯堡,一名美容沙龙的员工为顾客美容和按摩。

  当地时间2018年7月13日,尼日利亚旧都拉各斯,在一家美容沙龙里,美容师为顾客做身体美容。

  当地时间2018年7月7日,尼日利亚旧都拉各斯,Dabota Lawson在办公室拍照,她原本是一名模特,现在转型做皮肤管理的生意。

  当地时间2018年6月19日,南非约翰尼斯堡,美容理疗师Noorjehan Majam展示了从巴基斯坦进口的美白产品。

  当地时间2018年7月17日,尼日利亚旧都拉各斯,格兰维尔医疗和激光诊所的整形外科医生Aranmolate Ayobami正在介绍用于美白的谷胱甘肽注射液。

  当地时间2018年7月2日,加纳首都阿克拉,专门研究各种皮肤病的Rabito诊所展示了因长期使用含氢醌的皮肤美白产品而患外源性褐黄病的女性图片。

  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加纳首都阿克拉,专门研究各种皮肤病的Rabito诊所的皮肤科医生为病人看病。秒速赛车下注Skin Bleaching in Africa: An Addiction with Risks / AFP

微信订阅号